首页 >>> 文章资讯 >>> 长汀新闻 >>> 查看文章:长汀民间故事:胡孩哩的故事全集

长汀民间故事:胡孩哩的故事全集

2012/7/9 17:15:38  作者:萧炳正   浏览次数:3763  字体大小:【 】  原创文章投稿

  关于胡孩哩的故事

  在闽西古汀州的客家人心里,有一个人的名字是妇孺皆知的,纵使时间已过三四百年,但他的故事仍然像“一千零一夜”阿拉伯故事一样,说也说不完的,那就是胡孩哩的故事。

  胡孩哩是汀州人给他的绰号,他的真名叫胡梦吉,是当地的一位有名富商。他的家财有多少没有人知晓,也从没有人对他的财产留下有一些资料,可以考证。但是从流传他的“胡百万”的雅号,和他家在南门所遗留的九厅十八井的房屋来看,说他有百万家财,是有可能的。

  当年他和汀州著名乡绅刘鳌石,一个是富商,一个是名士,而且彼此都是有名的反清复明的人物。他们两人,不满清朝的统治,一唱一和地,装疯卖傻嘲弄统治者,所以留下许多经久不衰的故事。

  好多年以前,许多朋友要我写一些关于他胡孩哩的故事,结果几年下来都不敢动笔。当然不是本人的文笔差到连几个文字都写不出来,主要的是由于流传的民间故事属于市井文学。这些故事在基本反映人物个性的同时,又含杂了大量的搞笑成分,所以要用文字来整理成书面的东西,深感不好把握主人公是否正派、反派人物的定性。有人说胡孩哩是反清复明的人士,又有人说他散尽家财万贯的败家子。在故事中既是嫉恶如仇的正义之身,又是玩世不恭的市井无赖,为此在本人看来,他似乎具有正义性的一面,又有反面性的一面的两重性的人格形象。当然不管胡孩哩这人物在故事中所处的角色如何,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,那就是此人处事论理很有智慧,从某种程度说,他是智慧的化身。

  至于他叫什么名字,似乎是没有定论。按照客家话,有人叫他“胡孩哩”,有人叫他“胡瞎哩”,又有人叫他:“胡猴哩”,这些称呼基本是同音的,所以要从文字上来称呼,还真是不好办的,不过本人还是主张叫“胡孩哩”好。因为在他的故事里,表现他的童心的情趣比较多。

  前几日,与朋友一起闲聊,他们又一直鼓励我把胡孩哩的故事写出来。说,如再不把胡孩哩的故事整理下来,恐怕会丢失这一“文化遗产”等云云。理由似乎很充分,又盛情难却,只好将民间所流传的故事,做一些收集整理。虽然这些故事有良有莠,但我不对此公的好恶做主观评价,还是将故事原原本本的写下,让读者自己去去伪存真吧!以下故事有长有短,我也不做增删,故事的流传也有不同的版本,我只将本人听到的一一奉献给大家。

  一、煮菜

  胡孩哩的家财,在父亲手上时有百万之多。胡孩哩小时候就有同情心、正义感,常常会把钱送给家穷的小伙伴们花。有时候小伙伴不愿花他的钱,他就和他们赌钱,常常故意将大把大把的钱输给他们。父亲看在眼里,感觉他死后胡孩哩守不住家业,想试试他,叫胡孩哩花一贯钱做道菜。胡孩哩说:

  “行!”,他去鱼场买来小鱼苗,然后用石臼做锅,灯心草做柴火整整煮了一天才把鱼煮好,端给父亲。父亲无奈地叹道:“败家子,我儿子也!”

  二、撒谎

  胡孩哩还小就有撒谎的习惯。某日傍晚,人们在家门口乘凉,看见胡孩哩来了,大家要他撒个谎。他说没时间,十里铺(县城东十里,村名)在闹鱼(用一种毒鱼的药,去毒鱼),要去捞鱼。人们听后纷纷赶去十里铺去捞鱼,结果可想而知,那是一场骗局。

  三、喝夜壶

  汀城一老板娘,做生意整日从无笑脸,对客冷面冷目,没有一点热情。有人与胡孩哩打赌,可否惹笑老板娘。胡孩哩说:“容易!”一日,胡孩哩提一新夜壶(晚上在床上方便的盛器),跟老板娘打酒。老板娘看见觉得好笑,但仍没笑出来。胡孩哩见一招不灵,又出一招。叫老板娘多打二斤酒到夜壶里,老板娘说:“盛不下”。胡孩哩说:“你边打,我可以边喝。”。老板娘真把酒打到夜壶里,他胡孩哩真在壶嘴上边喝起来。老板娘终于哈哈哈大笑着!

  四、提裤子

  有一小官吏的老婆很淫,与他老公的几个上司有染,但在外人面前装得很正经的,胡孩哩想作弄她。某日胡孩哩看见她在大街上走来,他赶忙把裤带解下用根稻草系上,然后去买了块豆腐用双手捧着,走到她面前肚子用力一挺,裤子掉了下去。小官吏老婆躲闪不及,胡孩哩叫他帮帮忙把裤子提起。小官吏老婆见胡孩哩得罪不起,又怕被人看见难堪,无奈只好帮他裤子提起。

  五、打瞎子

  有一瞎子,年青时是一个恶棍,后来与人打架眼睛被打瞎。可是此人虽瞎眼,但恶习不改,遇见人碰到他,便用拐杖打人。老百姓害怕碰上他,总是离他远远地,胡孩哩决心要好好教训他。一日他故意走到瞎子跟前,举起手杖就打,还嘴里嚷嚷道:“我瞎眼睛,你也瞎眼睛,敢挡我的路。”此瞎子自认倒霉碰上瞎子,只好说:“你也是瞎子呀!那就该打,该打!”从此瞎子再也不敢打路人了。

  六、削鼓槌

  长汀城里有一木匠,在家失业好长时间没活干,家里快揭不开锅了,老婆整天骂着他。这事被胡孩哩听到,想救济木匠,但又怕他不领情。于是他把木匠请到家里,要木匠替他将一根直径足有两尺的杉木头,削成方形木头。工资由木匠自己定,工时不急可慢慢做,但条件是得把木头削得四方且光滑。

  这木匠有着二十多年的经验,干这样的活,可以说不在话下,他将木头放稳在木马上,弹好墨绳,用斧子劈,刨子刨只消半天时辰就把这木头削得个方方正正。削完后,胡孩哩看也不看的,要木匠再把木头削圆。木匠只好又花了半天时辰将木头削圆,胡孩哩还是不看,只是又叫他把圆木头再削方。就这样削方后削圆,削圆后削方,反反复复地,花了木匠一个月时间,将一根硕大的木头削成了杯子粗的小木棍了。

  木匠心里纳闷着,这胡孩哩搞什么名堂,将一根好端端的,能做一副寿木的大杉木,叫我削成小木棍呢?于是他找到胡孩哩,问道:“胡百万,大杉木头已经削成小木棍了,你究竟要做什么东西呀!”。

  胡孩哩漫不经心地说:“哦!削小啦!那就削根鼓槌吧!”。

  木匠听后,感到被胡孩哩捉弄了似地,又不好发脾气得罪他,便嘴里咕噜着说道:“早知你削根鼓槌,何必要用这么大的杉木,削方削圆又削方呀!我只需一个小杉木就能做成。”。

  胡孩哩笑着对木匠说:“你闲在家里没活干,我要不让你削鼓槌,你怎么养家糊口过日子呀!”

  木匠方知胡孩哩一片苦心地为他生活窘境解围,连忙将身体伏在地下,叩着头,千多万谢起胡孩哩来。

  七、野和尚

  长汀城某山某寺庙,有一个野和尚不务正业,喜欢做引诱良家妇女的事。只要有美貌女子上山进香,或者是请他到家里念经,他总会想些歪招,对女人猥亵和非礼。弄得整个城的善男信女,都害怕到此庙烧香拜佛。这事被胡孩哩知道了,他决定要教训一下野和尚,让他尝尝苦果。

  一日胡孩哩,来到这庙里找到这野和尚,说家里的老婆害了花痴病,请这他来家里念经除邪。这野和尚,一听说有女人要他念经,心里暗暗窃喜,满口答应。

  这日,野和尚一大早来了,便嚷着要胡孩哩把他的老婆叫来,说是要看看她得的是什么病,好给她念上什么经。胡孩哩心里暗想,这死野和尚果然是一个好色之徒。为了捉弄野和尚,胡孩哩故意说道:“我家的婆娘,人长得美若天仙,自嫁给我后,就没见过别家男人,今天你来给她念经,她出来见你是要的。不过她还没起床,稍会我叫她出来见你吧!你先念经吧,我去叫婆娘起床来见你。”。胡孩哩将野和尚安排在家的大厅一侧,靠厢房的木墙壁边念经,便告辞退出大厅。

  野和尚装作斯文地合掌,点头称好。然后摆起念经的架势,手敲木鱼,口诵经词。然而心里老想着女人的他,哪里有心念经呀!眼睛滴溜滴溜四处飘着呢!只想女人早点出现。

  就在野和尚念了一会经时,突然觉得自己的衫角有人扯动着,他往衫角一看。嚯!一只指甲尖长,手指白嫩的手从木墙壁上的洞口伸出正在扯着呢!野和尚,心中一阵躁动,心速加快。野和尚那是心猿意马,也顾不得翻着的是什么经书,只管把手留一只出来和那白嫩的手玩起来。两只手互相玩着玩着,野和尚的手被那只手拉过了隔壁。就在野和尚更是欣喜万分的一刹那,突然他的手一阵的灼热,然后是钻心的痛了起来,忍不住“哎哟!哎哟!”的大叫起来。

  胡孩哩走了出来,问野和尚啥回事,不好好念经,反而大哭大叫的。野和尚的手心灼烂了一片,又不好说出来,只好紧握手喊着:“疼,疼,疼死我啦!”。也不顾得经书、木鱼之类的东西,更顾不得与胡孩哩告辞,只顾着拼命地跑出胡孩哩的家。

  原来,胡孩哩在请这野和尚来家之前,特意在木墙壁上锉了一个洞,又把他安置在墙壁旁大厅一侧,好方便把手伸出来,拉进去哩!再说,跟野和尚玩着的那只手,是胡孩哩的手。胡孩哩的手跟女人的手是差不多的,因为富贵人从不敢干活,吃的好,又有保养,手自然是白嫩的。这野和尚哪里知道,这只手是胡孩哩的呢?又哪里知道跟胡孩哩玩手之前,隔壁早已生了一盆的炭火呢!所以呀!当野和尚的手被胡孩哩拉进来后,将一块烧得通红的木炭,放在他的手心,又把不放开他的手时。野和尚不大哭大叫,手心不烧掉一层肉才怪哩!

  据说此野和尚,受了胡孩哩的皮肉之苦后,从此改邪归正了,再也不做玩弄女性的事了。

  八、大礼炮

  长汀城有好几个奸商,做生意不但专门以次充好,干短斤少两的勾当,还常常垄断商品,有货不卖。老百姓对他们的行为恨得咬牙切齿,但又很无奈。有几位年青人,看不惯奸商的欺诈行为,与这些奸商们到衙门论理过,却因他们与官府勾结,不但讨不到公道,还吃过板子,受过皮肉之苦。这事被胡孩哩知道了,想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几位奸商。

  适逢大年三十,胡孩哩有意叫人在城里传话说:“正月初一,胡百万要在东郊场放大礼炮,欢迎大家前往观看。”。同时胡孩哩又挑选了四位吃过奸商亏,受过官府板子的年轻力壮小伙子,为他抬大礼炮。

  到了正月初一,这四位年轻的小伙子,满头大汗地抬着大礼炮,在大街上走来。那礼炮有多大?比簸箕还大,重量嘛!也不知道有多重,只看那竹杠被抬得是弯了许多。四个小伙子在前面抬着,胡孩哩在后面跟着。当大礼炮抬到王金辉菜行店门口时,四个小伙子停了下来,对胡孩哩说:“胡百万,这礼炮重得很,我们抬不动了。”。

  胡孩哩说:“抬不动,那干脆放了它。”。

  王金辉老板本来是跟百姓一起看热闹的,突然听到这礼炮要在他的店门口放,可吓坏了。连忙跟胡孩哩求情到:“胡百万,请他们抬远一些放吧?”

  胡孩哩鄙视了他一眼说:“哼!抬远一些?我可做不了主,他们抬不动,我忍心叫他们再抬?”。胡孩哩说完这话,看了看王金辉然后又说道:“我这礼炮可是装了一百斤的火药的,那炸开可不得了的。”

  王金辉一听,脸色惨白,吓得全身颤抖,更是求胡孩哩通融通融一下。胡孩哩说:“你一定要他们抬远些?那你给他们没人十两银子吧?”。

  “十两银子?”王金辉听后,觉得太亏了,但又不好发作脾气,只好忍声吞气地乖乖地给了四十两银子。

  四个小伙子得了银子,抬了一程,来到金华纸行店门口,又跟胡孩哩说抬不动了。胡孩哩说:“抬不动,就地放了。”。

  金华纸行的老板廖金华,可不是省油灯。他一听说要在他家店门口放大礼炮,急得跳了起来说:“你胡孩哩,敢在我店门口放这炮,我就到官府里告你。”。

  胡孩哩吃软不吃硬,被廖金华这么一说,便质问道:“哪家王法说不可以放礼炮?哪个衙门贴了告示不许我胡孩哩放礼炮?今天是新春佳节,皇帝都在与民同乐呢!你廖金华不让我放,老子今天非要放给你看看。”。胡孩哩说着就要点引信。

  廖金华看着胡孩哩真要放礼炮的架势,只好软了下来说:“胡百万,你手下留情,行行好吧!”

  胡孩哩见这廖金华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,更是大声说道:“好,新年新头的,我今天饶你一回,可以不在你店门口放,但你得给他们每人二十两的银子,歇脚钱。”

  廖金华本想,跟胡孩哩讨价还价,但一看那大礼炮的模样,着实有些吓人。所以又想,算了,今天斗不过你,花钱消灾好了。极不情愿地叫管家拿出八十两银子打发他们走。

  四个抬礼炮的小伙子,每人又得到二十两银子,不一会把大礼炮抬到了金童古董行店门口。这时在自家店门口等候的,钟金童老板早已把每人二十两的银子用红纸包好,还没等胡孩哩说:“放礼炮”三字,就恭恭敬敬地把红包递给了四个小伙子了。还对着胡孩哩连连作揖道:“胡百万,高抬贵手,高抬贵手!”

  胡孩哩觉得这钟金童还识相,也就没有更多地难为他,顺水推舟地挥了挥手说:“赶紧抬到东郊场去放吧!”

  四个小伙子每人得了五十两的银子,心里好高兴,一溜烟地把大礼炮抬到了东郊场。这时候来观看的人,那是人山人海的,大家都来看这大礼炮是有多大的威力。胡孩哩看着这么多的人,也没有驱赶着他们离远些。只是用香火在引信上点了一下,大礼炮“噗哧”的响了一声。那声音,要比蚊子的声音还小声哩!

  观看放大礼炮的人,感觉被胡孩哩作弄了似地,正想大骂胡孩哩时。几位老者大声地告诉围观的百姓:“这是我们胡百万,为我们出气呀!你们想想刚才那王金辉、廖金华、钟金童他们那种狼狈相,多好笑呀!”。围观的百姓回过神来一想,哈哈!还真的是哩!于是他们异口同声地高呼:“胡百万,为我们出了一口恶气,我们被骗值得!”

  九、张瓜精

  一日胡孩哩从潮州讨债乘船返回长汀路过某县时,见码头上有一个长得尖嘴猴腮、贼目鼠眼,看上去就知道是奸巧之人,在吆喝着船家靠岸。船家看到此人身体不由得战战兢兢起来,只好慢慢地把船靠上码头。胡孩哩不解地问船家:“这船是我专包的,你为何要靠岸?”船家说道:“此人是这县的地痞,要经过此县的人,不论是水路还是陆路都得给他买路钱。他叫我靠岸,我可不敢不靠岸哩!这条江这条船是我每日养家糊口的本钱,我哪敢得罪他呀!”“哦!此人莫非是张瓜精?”胡孩哩又问道。船家答道:“正是哩!”胡孩哩一听,心中暗喜道:“你张瓜精不是说要来长汀和我斗智斗法吗?好,今天我胡某就让你尝尝厉害,等我好好地设计设计一下你。”张瓜精一登上船,胡孩哩就对他大献殷勤起来,一会拿烟,一会端茶,总之对张瓜精是毕恭毕敬的。

  张瓜精看见这船上的同路人对他如此的谦卑恭让,更是趾高气扬。胡孩哩也不管那么多,只等与张瓜精混点熟,才好对策。两人坐了一个时辰,胡孩哩见时机已到,便开腔问道:“可否告知贵客尊姓大名?”张瓜精不屑地瞟了他一眼,爱理不理地答道:“我是此县的张瓜精!”胡孩哩装着十分惊讶地样子,奉承着说道:“你就是贵地的张先生、张乡贤呀!久仰久仰!方听大名如雷贯耳哩!”张瓜精扬了扬头,傲慢地说道:“正是在下,在我这没有人不识我张瓜精的,老弟要是在这被人欺负,只要说我张瓜精名字,即使人家伸出了拳头,也不敢落在你的身上。”胡孩哩一边心想道:“哼!你别高兴得太早,看你到了长汀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嘴里一边却说道:“那是那是,在这能认识张先生,那是我三生有幸呀!”说着便拿出带来的长汀隔冬酒,招呼着张瓜精喝。张瓜精本来是不会什么喝酒的,不过今天被胡孩哩左一句张先生,右一句张乡贤地叫他,张瓜精得意得像灌了“迷魂汤”似的。喝起酒来也豪爽得很,不一会竟被胡孩哩一杯一杯的敬酒,喝了个醉如烂泥。胡孩哩见张瓜精被灌醉了,心中大喜,这时天已经暗尽,胡孩哩在他的身上做了些手脚后,也躺下睡起觉来,这是后话暂且不说。

  第二天早上,船已经到了长汀城的邑清门码头。张瓜精还在做梦,胡孩哩踢着张瓜精起床,并要他把衣服脱了,还给胡孩哩。张瓜精懵里懵懂地被他踢醒,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胡孩哩,不是昨天大献殷勤的胡孩哩了,分明变了一副野蛮的脸。又听到说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他的,便大骂起胡孩哩来。胡孩哩也不管张瓜精怎么骂他,只是非要张瓜精把衣服脱了还他,结果是两人扭打起来。此时的邑清门,已经是人来人往,大家看见胡孩哩扭打着张瓜精,都知道又有好戏看了。人越聚越多,有的人挑逗着高喊着:“打呀!打呀!”,也有的人说:“既然你们说不清是谁的衣服,那就去衙门叫官府判了。”张瓜精觉得说这话的人有理,便扭着胡孩哩要去官府。胡孩哩也不甘示弱地说:“去就去官府,我有理还怕官府,今天倒要看看官府会判给谁。”

  于是两人扭扭打打地来到县衙门,争着击鼓伸冤。这时县官还正在床上抱着老婆做梦,听到衙门外,吵吵嚷嚷地喊着要告状,县官只好叫衙门当差的传唤当事人进来,升堂审理。

  两人被带进公堂,张瓜精抢先跪在地上直喊:“老爷作主呀!”县官问:“你有何冤情向我如实说来。”张瓜精于是把他和胡孩哩如何同船共行,胡孩哩要抢夺他的衣服的事,说了一遍。县官听后,觉得张瓜精说的颇有几分道理,便训斥胡孩哩道:“衣服明明是人家身上穿的,你如何做这般可恶的事?硬要人家脱给你。”胡孩哩争辩道:“这衣服分明是我的,昨天他与我同船,到了夜晚风急江寒,我看见他身体瘦弱,又光着膀子,怕他会得伤寒,好心把衣服脱给他穿,自己冻了一宿,结果好心没好报,现在他怎说成衣服是他的了,老爷你可要明断呀!”县官睁开睡眼一看胡孩哩还真是光着膀子呢!便对着两人又说道:“在公堂之上,当事人打官司得拿出真凭实据来,你们都说衣服是自己的,我看谁能拿出证据证明是自己的,这衣服就是谁的。”张瓜精一听这县官的话,感觉还真是碰到了清官哩!于是把自己内衣什么花色,什么款式说了一个一清二楚的。县官叫当差的当场验证,还真是跟张瓜精所说的一点不差,正想判了给张瓜精,好回去睡个回龙觉。不料,胡孩哩说:“县官大人,他说的话,其实也是我正想要说的,不过我还有新的证据呢!”“还有新的证据?”县官反问胡孩哩。胡孩哩答道:“是的,大人老爷。我不但知道我的衣服是什么花色和款式,而且我还知道我的衣服的边角上,还有我私章印呢!”“哦!我看看”县官从没听过自己的衣服有拿去盖印的,好奇的睁大睡眼,翻开张瓜精身上穿的衣服看个究竟,果然印着红红的印子哩!于是县官拍着惊堂木呵斥道:“大胆刁民张瓜精,胡孩哩好心给你衣服穿,你却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,还胡搅蛮缠。本应打你二十大板,不过本官今天心情不错,又念你初犯,体罚就免了,罚你三十惯钱是要的。”说着揉揉睡眼,说了一声“退堂”,就离开了公堂。

  张瓜精在大堂之上,有冤难辨,被当场脱了衣服,又被罚了银子,心里骂着昏官,嘴里喊着冤走出公堂门口。而胡孩哩呢!还觉得张瓜精没挨揍便宜了他,心中感觉还不够痛快,眉头一皱又使出一个计来,他走到张瓜精的跟前说道:“张瓜精,你不是说要和我斗智斗法吗?今天知道我胡某的厉害了吧?做人还是得老实些,不要因一时强逞,而忘了一辈子做人。其实我堂堂的胡百万,还会想你的衣服吗?还你吧!”张瓜精没好气的被胡孩哩羞辱了一番,心中更是恼怒万分,接过胡孩哩递给的衣服,恨恨地瞪了胡孩哩一眼,正想穿上,胡孩哩朝公堂内大喊起来:“来人呀!来人呀!张瓜精不服大人判决,在抢我的衣服啦!”县官一听张瓜精竟敢在大堂上不服判决,还抢衣服,便返回公堂,喝令衙役把张瓜精抓起来打五十大板,以示惩戒。

  这回胡孩哩狠狠地教训了张瓜精,心满意足了。从此他仗义为民的名声在汀州城,更是家喻户晓。而张瓜精被打了,五十大板,狼狈地被人抬着回家,从此他再也不敢在当地横行霸道了。 张瓜精赔了衣服又伤身体的故事,在汀州城作为笑话流传了几百年,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哩!

  十、食屎餐粪

  胡孩哩平时喜欢开玩笑,要是遇到有人对他不恭不敬,或者他看不惯某些人所作所为的时候,还会做些恶作剧。

  八月十五这一天,胡孩哩一大早去集市买柴火,看见一中年妇女人长得标致,挑来卖的柴火也非常的好。胡孩哩想买她的柴火,就走过去问价钱:“柴火多少钱一担?”那卖柴火妇女答道:“不还价,十文钱一担。”胡孩哩想跟她开玩笑,故意把价钱压得很低:“三文钱,可否卖了?”卖柴妇女,听了有点生气,就回胡孩哩一句:“去、去,三文钱不卖,你多走一家吧。”胡孩哩又跟她玩笑道:“你不卖给我,你这柴火会卖不出去的哩。还是三文钱卖给我吧?”卖柴妇女觉得这客人大清早的说不吉利的话,恼怒地骂开:“你是不是食屎餐粪的嘴?大清早的胡说八道。”这胡孩哩被卖柴火妇女骂“食屎餐粪”,心里老大不舒服,想道:“你说我食屎餐粪,今天我得让你尝尝食屎餐粪的感受。”于是,胡孩哩生出一计,赔着笑脸跟卖柴妇女说:“莫生气,莫生气,我是跟你开开玩笑嘛!这柴火十文钱一担,就十文钱一担,今天我买定了。”说着,胡孩哩引着路,让卖柴火妇女把柴火挑到家里,然后叫她在客厅里等着他拿钱,就走得无踪无影的了。

  这卖柴火的妇女在胡孩哩家等了两个时辰,已经是到了响午了。此时她是又饥又渴,急着回家吃饭,可是连胡孩哩的影子都没见到,没拿到钱又不能回家,心中懊恼着。而不听话的肚子,还老“咕咕咕咕”的叫着。忽然她眼睛一亮,发现客厅的八仙桌上放有一盘的月饼,十分诱人,她想拿一两块填填肚子,又怕会被主人发现,可是肚子实在不争气的了,她决定还是拿一块,心想要是主人发现了我就给钱,没有发现就算我偷吃。她想好后,就开始一边用眼神环顾左右,一边慢慢地把脚步挪到桌子边,然后拿起一块三下五除二的半吞半咽下去。当想拿第二块的时候,听到外边有咳嗽声,她赶快把手缩回了来,离开桌子。这时胡孩哩进了客厅,连声对她说“对不起,对不起!我因事耽搁了你。这样吧,我多付几文钱给你,算是给你的工钱吧!”一边说着,一边往兜里掏钱给她。

  卖柴火妇女,收好钱正要走出胡孩哩家门时,听到胡孩哩拍着手,大笑道:“哈哈哈!该死的老鼠,该死的老鼠,今天终于毒到你啦!哈哈哈!!!这月饼还真有用哩!”那卖柴火妇女听到月饼是毒老鼠的,吓得两脚一软,扑通跪倒在地,连声说道:“老爷我刚才肚子实在饿,偷吃了一块月饼,请救救我吧?我不想死呀!”胡孩哩答道:“我这毒鼠药,药性强哩!谁吃了它,不过半个时辰,便会七孔流血。”卖柴火妇女一听更吓得要死,更是叩着头求胡孩哩救命。胡孩哩装着想了想说道:“救你倒是有一种药,不过你敢不敢吃而已。”卖柴妇女听到有救药,连忙说道:“能救命的药,我就吃,请老爷给吧?”胡孩哩从后厅端来一盆子的屎状的东西,叫她敢紧吃下。卖柴妇女一看是便粪,那吃得下,可是胡孩哩催着她说道:“半个时间快到了,不吃恐怕命保不住了。”卖柴妇女只好闭住眼睛,把它吃了。

  吃完后,胡孩哩还嘲讽着卖柴火妇女道:“你今早骂我食屎餐粪,我可没吃哟!食屎餐粪的人是你哩!哈哈!好了,你命保住了,肚子也填饱了,回家吧!”那卖柴火妇女被胡孩哩作弄了,心中十分懊悔不该骂人。

  看官,也许你们看到这里,以为胡孩哩是一个欺负平民百姓十分可恶的人?其实不是,他给卖柴火妇女吃的,是用杂粮做的食物哩!并不是什么便粪,他只不过是用语言刺激刺激人家而已哩!

  十一、担磨石

  胡孩哩家的磨石坏了,需要换新的。他来到磨石店,老板不在家,看店的是一个刚招进来的年轻的学徒,他不认识胡孩哩,加上这天胡孩哩穿的衣服实在的破旧,看上去不像是有的钱人,所以学徒对胡孩哩不太热情和恭敬。胡孩哩问他:“磨石多少一副?”学徒说:“上下盘合起来就是一副。”胡孩哩有问他:“磨石的尺寸有多少的?”学徒说:“大的像盘篮,小的像笸箕,要多少尺寸的自己量去,”反正胡孩哩问东,学徒就答西,对胡孩哩不屑一顾。胡孩哩感觉这年轻人太不懂规矩,得让他吃点苦头。

  于是,胡孩哩选了一副青石的大磨石,足有两百多斤,叫这年轻学徒帮他担到南门家中去。起初那学徒自恃年轻力壮,担着磨石轻松地跟在胡孩哩的后面,后来走着走着胡孩哩故意加快步伐,好让学徒赶不上。学徒只好担着磨石一路问着,来到胡孩哩家门口。学徒敲开胡孩哩的大门,问开门的胡孩哩:“这是不是胡孩哩的家。”胡孩哩换了破旧衣服,穿上蓝色长衫,跟刚才去磨石店的模样,看上去判若两人,学徒认不出他来了。胡孩哩告诉他:“这不是胡孩哩的家,胡孩哩的家在东边隔壁巷的大门。”学徒担着磨石,来到东边的大门敲开门,胡孩哩又换过一身青长衫,学徒还是认不出他来,学徒问他:“这是胡孩哩的家吗?”胡孩哩告诉他说:“隔壁巷的北门,才是他的家,这里不是。”学徒又担着磨石来到北门,这时胡孩哩又换上了黑色的长衫,学徒问他:“胡孩哩的家是不是在这。”他告诉学徒:“胡孩哩的家在隔壁巷的西门。”就这样学徒经胡孩哩的指点东南西北四个门都走遍了,还没有把磨石担进胡孩哩的家。此时学徒被沉重的磨石压得喘不过去来了,找不着胡孩哩的家,又不好回店去。年轻学徒只好放下磨石问着过路的人:“胡孩哩的家在哪里?”过路的人告诉他:“胡孩哩的家,九厅十八井大着呢!光门就东南西北四个门哩!你面前的这扇门不就是他家的门?”学徒纳闷地问:“那我为什么走了四个门,开门的人都说不是胡孩哩的家呢!”过路的人答:“你叫他胡孩哩,他会不高兴的,你得称他胡百万。”学徒被路人指点,心中恍然大悟,于是他重新敲开大门,很有礼貌地问着:“请问,胡百万的家,是不是在这。”胡孩哩答道:“年轻人,为人要讲礼貌,你早称我胡百万,就少走那么多冤枉路,也少吃这些苦哩!”年轻学徒连连点头称是。从此学徒对顾客从不以貌取人了,对人总是以礼相待,以诚相见。

  胡孩哩“担磨石”的故事,是胡孩哩故事中经典之一,常被长汀人用来嘲笑那些做过冤枉事,走过冤枉路来人。

  十二、算命先生

  长汀城有一位算命先生,自称是丘半仙,据说帮人算命算得很准,特别是他给人做的流年(迷信的一种说法,就是说一个人的一生命运运程),写出来的和做过的事,几乎一模一样。一时间搞得整个长汀城迷信成风,人人都争着去请他算命做流年。胡孩哩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他就不信这个邪,一直想戳穿他的鬼把戏,但又苦于没有证据。搞得胡孩哩一段时间闭门在家思考谋略,某日终于想出了一个锦囊妙计!

  有了妙计,胡孩哩来到算命先生丘半仙的家里,跟丘半仙说,家里的钱财几乎散尽,想学手艺以养家糊口,可是自己又不学无术,前段时间到外面学会了一种变钱的法术,想请他给算个命看看今后的能否赚得到一些钱。丘半仙心想:胡孩哩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这可是一条大鱼,得好好的编些理由,骗些他的钱。他听着胡孩哩诉说后,眯着眼睛,掐着手指头,口里振振有词地念着金木水火土、甲乙丙丁之类的算命术语,突然睁开半眼瞧着胡孩哩,大喊:“不好啦!胡百万,你近日有。。。。。。不知敢讲不敢讲?”丘半仙故意把话说到一半,又收了回去。胡孩哩追问道:“丘先生,有啥事直说吧!我今天来算命就是想得到你高人的指点哩!”丘半仙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既然愿意听,我也就不怕得罪你了,那就让恕我直言了。胡百万呀!刚才山神土地跟我说,你最近碰到矮爷菩萨,菩萨要把你捉拿下地狱呢!看来你眼前有血光之灾。”胡孩哩装着很着急得样子,问道:“丘先生可否有解决的办法?”丘半仙故弄弦虚地说:“有是有,只是胡百万要破财消灾哩!”胡孩哩答道:“只要你丘半仙能施展法术,保我平安,钱倒无所谓。再说,我正好要试试我学的变钱法术,是否灵验呢!”丘半仙一听,胡孩哩难道真有变钱法术?我今天让他在我眼前亮亮法术,是否真的。于是,丘半仙说道:“你灾难深重,如果不尽快施展法术消灾,恐怕灾难马上就会来临。这样吧!你既然会变钱,干脆现在就变一些钱出来,我给你画符驱鬼消灾。”胡孩哩一口回绝道:“那不行,我学这法术可是花了不少钱的,要是被你看懂学会,我岂不是亏了。”丘半仙故意激胡孩哩道:“呵呵!我看你胡孩哩是在骗我呢!要是有真本事,还怕别人看见么?”胡孩哩说道:“哼!骗人?我会骗人?不过,你是诚心要救我的命,我在你面前变钱,也是应该的。”说着胡孩哩双手合十,嘴里念起咒语,然后在裤腰上一抖,一个小银锭就掉了出来。丘半仙看见亮晶晶的银锭子,心里直叹奇迹!胡孩哩把银锭子拿给丘半仙,并问:“够不够?”丘半仙觉得胡孩哩变钱那么容易,得让他多变些钱,一来看看他是如何变法术的,二来也想多得些银锭子,连忙说道:“不够不够,还不够香火钱哩!”胡孩哩手又在裤腰上一抖,又拿出一个银锭子,再问:“两锭银子,还够不够?”丘半仙本来就是嗜钱如命的人,看见胡孩哩能施展法力变钱,那里会嫌多呢!胡孩哩一边变钱,丘半仙一边说:“不够!”胡孩哩变了十来个银锭子了,丘半仙贪得无厌,还一直说不够,这时胡孩哩不干了。

  一个嫌钱不够多,一个说钱变得够多了。其实,两人各有心事,各打各自的小算盘。丘半仙,看着胡孩哩变钱,比他算命还容易,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胡孩哩的法术学到手。胡孩哩心里也在想着,丘半仙如此嗜钱如命,肯定是一个骗子。两人争执不下,最好还是丘半仙让步,说道:“胡百万,你这变钱的法术,可否教我?”胡孩哩答道:“那可不行,那是我花钱学来的。”丘半仙又说道:“要么我教你算命写流年,你教我变钱,好么?”胡孩哩想了片刻,说道:“好吧!既然你想跟我学,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诚心?你先将你的法术传授给我吧?”丘半仙,起先不愿意,后来想了想,学变钱比我算命写流年还清闲,再说能变钱,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这是多好的事哩!

  于是,丘半仙告诉胡孩哩:“我帮人写流年,是这样做的:客人来了,我叫他把时生八字告诉我,然后我跟他说过几天来取。这期间,其实我根本不写什么流年,关键的是客人来取流年时候的事。到时候客人来取流年了,我就跟他说:“流年已经写好,在抽屉里,不过我要你说说一生中自己感觉重要的事,与我写在流年的是不是一样。”客人听后觉得有理有趣,就会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经历的,一生难于忘怀的事说出来。这时,我有一个助手就在我这隔壁房间,他会将客人说的事写在流年里。客人说完,助理也把它记录完,然后他将记录到的写进流年,传递到我这桌子抽屉里。”丘半仙说着,很得意地把抽屉拉开,让胡孩哩看。胡孩哩把头伸进桌底,一看,果然墙壁与桌子之间有一个洞。丘半仙将自己骗人的事说完,便催着胡孩哩传授变钱的法术。胡孩哩说道:“我变钱的法术,比你的还简单哩!我将银锭子一个一个塞进自己特制的腰带,然后绑在裤头上,我想取钱的时候,只要把裤头一拉一抖,银子自然就出来啦!我塞进十个银锭子,就只有十个哩!变多是不可能的啦!”胡孩哩说完,大笑起来。

  丘半仙被胡孩哩骗了,后悔不已,欲想发作,又不敢在胡孩哩面前施淫威,只好自认倒霉。从此,丘半仙隐名改姓,还真的到大山中修炼去了。

  十三 车金箔

  清明节的头一天,叫做寒食节。按照中国传统习俗,这天国人是要用禁炊断食来纪念古人介子推。长汀也不例外,到了这一天,整个城是不能起炊烟的。可是城里有几家人,藐视习俗,每到寒食节,总是我行我素地饭照煮,菜照炒,房顶照旧是炊烟袅袅的。城里的几个老乡绅,看不过去,又想不出惩治他们的办法,只得摇头大骂,这几家人伤风败俗罢了。

  这年寒食节,又要到了,几个乡绅聚在一起,觉得实在不能让这几家人再如此地胡闹下去了。他们想来想去,决定去胡孩哩家找他帮忙想办法。相信他点子多,主意多,能想出办法来的。

  这天几个老乡绅,来到胡孩哩的家中,十分虔诚地对着胡孩哩又是作揖,又是高呼:“胡百万”。胡孩哩请上他们入座,问明来意,方知原来是求他想出一个法子来,能使这几家人,在寒食节这天不再煮饭。胡孩哩听后,感觉这事也有点难办,禁炊是没有王法规定的,只是一种民俗而已。如何办?胡孩哩也拿不定主意。可是,这几个乡绅又赖在胡孩哩家里不走,非要他出点子不可。

  好在胡孩哩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智多星,他琢磨了半天,还是想出了一个绝招。他跟几个乡绅如此如此地交待了一番,然后打发他们回家了。

  其实这招是什么?就是胡孩哩花钱罢了。胡孩哩认识这几户人家,知道他们都是既吝啬又嗜钱如命的人。心想要使他们禁炊断食,只能花钱。于是,他再在寒食节前请了几个金匠,在家里打了几十担的金箔。等到寒食节前夕,他叫上几个人在四大城门贴上寒食节这天车金箔的消息,特别叮嘱这几家的门口一定要贴上。

  到了这天,满城的百姓都在北山下等着胡孩哩用风车把金箔吹下。而这几个原来不想断炊的人也顾不得做饭了,一大早的来到北山脚下,等着胡孩哩车金箔哩!胡孩哩架起风车,把一张张金箔吹到山下。那几个嗜钱如命,又不遵民俗的人,拼命地争抢着金箔,把做饭的事,早抛到九霄云外了。这年的寒食节,汀州城还真的整城的房顶都没有冒炊烟哩!

  据说胡孩哩为了满城人不起炊烟,足足地车掉了十多斤的黄金。

      本站声明:本文章来源于萧炳正新浪博客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articlelist_1266161881_3_1.html

  《胡孩哩的故事》为长汀民间故事。在此只作为分享于大家。更多精美文章请访问萧炳正新浪博客http://blog.sina.com.cn/xiaobingzheng

本文来源:萧炳正新浪博客http://blog.sina.com.cn/xiaobingzheng

文章关键字: 长汀民间故事 胡孩哩 故事 全集 胡孩哩故事 
文章类别:网络收集  【侵权反馈】  【收藏本文】  复制网址】  【打印文章】  【关闭页面】  【发表本文评论
  长汀新闻-最新文章:
 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-六月六百鸭宴... 
 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(长汀一中,... 
 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(图)... 
 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... 
 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... 
 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... 
 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... 
 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: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... 
  长汀新闻-相关文章:
 长汀河田鸡荣膺“中国最具成长力品牌”称号... 
 长汀下大雪啦!长汀县城与乡村下雪美景(图... 
 长汀加强森林管护森林覆盖率等主要指标均提... 
 长汀濯田南安村的“普经寺”(图)... 
 濯田镇升平村:在读少年身患绝症 祭祖宴上... 
 长汀县水东桥头标志建筑济川门11月10日... 
 长汀加快创建国家水土保持生态文明县 ... 
 长汀:不躺功劳簿,不“坐等靠要”... 
长汀新闻-图片文章  
长汀馆前:过年制作粉皮子(客家名:角粉)(组图)
长汀馆前:过年制
长汀县古城镇丁黄村:客家山寨丁屋岭的水母龙神(图)
长汀县古城镇丁黄
长汀濯田特色美食:油炸糕也称灯盏糕(图)
长汀濯田特色美食
长汀新桥:二月初五传统庙会踩船灯表演
长汀新桥:二月初
福建长汀:让乡村更美丽 让“乡愁”留住(图)
福建长汀:让乡村
客家人发祥地--长汀(图)
客家人发祥地--
长汀县古城镇传统的民间庙会“花朝节”(图)
长汀县古城镇传统
长汀四都:归龙山瀑布(图)
长汀四都:归龙山
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美溪小学(图)
福建省龙岩市长汀
长汀县童坊镇葛坪村千年古寺广福院(图)
长汀县童坊镇葛坪
长汀新闻栏目  
陈屋文章
长汀新闻
他乡资讯
农业信息
客家世界
陈氏陈屋
科学教育
美文欣赏
生活娱乐
包罗万象
文章搜索  
标题 内容 全部
   
Ad8
本站最新文章  
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...
2017/6/30
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...
2017/6/30
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...
2017/6/30
客家妇女与“四头四尾”:“...
2017/6/30
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“...
2017/6/30
客家饮食文化中的“五美”:...
2017/6/30
客家人的“前榕后竹”俗语 ...
2017/6/30
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...
2017/6/30
本站文章排行  
《绝命后卫师》红五军团第3...
45109
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...
34242
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...
23343
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
22140
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
22095
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
21549
杨成武的家庭子女(图)
21538
颍川陈姓支系江州义门陈氏入...
20322
Ad7
本站推荐文章  
汀州客家古民居-九厅十八井...
2010/10/1
龙岩春季秋天梯田美景旅游:...
2015/9/19
闽台寻根东洋土楼陈氏宗祠祭...
2017/3/25
陈屋村已被淘汰的家用工具与...
2015/3/31
广东河源客家美食春节小吃:...
2015/1/19
长汀县古城镇丁黄村:客家山...
2015/9/12
手足口病易感染传播途径多要...
2017/3/25
生二孩能否享受生育保险待遇...
2016/5/6
文章最新评论  
始迁祖淑信公
2017/2/18
陈氏字辈
2017/2/18
古诗的律
2016/3/18
不切实际,骗人
2016/3/5
我也是陈姓后人
2015/4/17
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,爸爸...
2015/4/11
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...
2015/4/7
怎样套用统一字辈
2015/4/7
 
地址: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  Email:chenwuren@163.com   义门陈氏QQ群:302762813汀州陈氏
CopyRight © 2009-2019 Chenwucun.cn  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    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*768